内蒙霍林郭勒市狭杉渡假村有限公司 - www.zqshishicailhzs50.cn

 

东北再振兴之辽宁样本

2020-03-07 03:14

东北,这个曾经的“龙兴”之地,再一次走到了十字路口。上半年经济数据显示,东北三省GDP增速全国倒数。其中,辽宁省今年前5月固定资产投资增速降至2008年以来的最低点,上半年民企停产率、半停产率同比上升1.83个百分点。

在7月31日召开的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工作会议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为振兴东北开出了新药方,强调要深化改革,破解难题,增强东北发展的内生动力和活力。

那么,东北经济的主要病灶是什么?又该如何对症下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辽宁为样本展开了调查。

“辽宁的产品走向了工厂和工地,而南方省份的产品走进了千家万户。”于清华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作为辽宁省发改委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处处长,于清华对当地经济结构不合理、产能过剩等问题深有感触。上述现实问题也在辽宁省上半年经济数据上有所反映。辽宁省统计局发布的上半年全省经济数据显示,辽宁省GDP增速已从一季度的7.4%回落至上半年的7.2%,为上半年全国5个经济增速环比下滑省区中的一员,距离年初制定的9%增速目标还有很大差距。

同时,辽宁的四大支柱产业(装备制造业、冶金、石化、农产品)均面临发展瓶颈。辽宁省社科院副院长梁启东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装备制造业大而不强,利润率太低,“比如卖一台机床几千万元,利润也就几千元;卖一台自有品牌的汽车也就挣几百元钱。”钢铁行业“去年最困难的时候一吨钢仅赚0.27元钱,卖四吨钢能赚一瓶矿泉水。现在卖一吨钢能赚几十元钱”。

上半年经济数据显示,今年前5个月,辽宁全省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回落至12.5%,为2008年以来的最低点。直至上半年末,增速才略有回升,为13.1%。

梁启东指出,辽宁是典型的投资拉动型经济,以往过度依赖国家投资,由于目前国家对地方经济增长的考核重点有所调整,导致其投资动力减弱。“国家一旦退出投资刺激,辽宁的许多项目就跟进不了。比如一些基础设施项目、铁路、大的港口建设等项目也较以前减少。”

在全省经济增长整体放缓的背景下,辽宁各地市经济情况自然不容乐观。《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辽宁省发改委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处获得的一份 《辽宁宏观经济检测月报》显示,1~6月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累计增速为8.3%,但工业产品销售率增长率却为-0.4%,全省14个地级市中,有8个市的工业产品销售率增长率为负,其中大连以-1.4%居首。

屋漏偏逢连夜雨。投资放缓的同时,辽宁的出口增速也出现了波动。上半年,全省出口增速情况为:1~2月增长3.1%,3月增长14%,4月增长-18.7%,5月增长-6.5%,6月增长9.2%。

梁启东对此解释称,辽宁的出口数据在全国排名靠后,主要是受国际需求不足的大环境影响;出口增速波动则与季节性因素及去年基数有关。

“辽宁的产品主要走向工厂和工地,不像南方很多省份的产品走进了千家万户。”于清华说,辽宁的产品多集中在国家基础设施、工业化建设上,生活消费品环节薄弱,目前国家固定增产投资放缓,因此辽宁受影响较大。

这也导致了辽宁无法成为消费主导型经济。“让消费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动力,这是最可持续的发展方式。”梁启东说,这就需要调整经济结构,需要有大量的消费经济产业,不过这有一个前提,就是先要解决好社会保障问题,免除了人们的后顾之忧,大家才敢去消费。

经济存在下行压力的同时,辽宁的四大支柱产业(装备制造业、冶金、石化、农产品)均面临发展瓶颈。

首先,装备制造业作为辽宁的重要支柱产业,面临利润率低的困境。

数据显示,上半年辽宁装备制造业增长10.7%,增幅居四大支柱产业之首。其中,铁路船舶航空航天和其他运输设备制造业增长16.3%,汽车制造业增长15.1%,专用设备制造业增长11.7%,金属制品制造业增长11.7%。

“尽管辽宁的装备制造业量很大,但是附加值比较低。”梁启东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装备制造业大而不强,主要由于利润率太低,“比如卖一台机床几千万元,利润也就几千元;卖一台自有品牌的汽车也就挣几百元钱。”他认为,如何让辽宁装备、东北装备走向世界,这是目前亟需解决的一个大问题。

目前,钢铁行业是全省亏损大户。“去年最困难的时候一吨钢仅赚0.27元钱,卖四吨钢能赚一瓶矿泉水。现在形势稍微好了一点,卖一吨钢能赚几十元钱,但和以前仍然没法比。”梁启东说。

此外,据辽宁省石化协会透露,由于大宗石化产品市场需求低迷,产能过剩矛盾凸显,大部分产品价格低位下行,上半年全行业经济效益水平下滑。

数据显示,上半年石化企业累计完成工业增加值同比回落7.5个百分点,低于全省均值4.8个百分点。其中,4月、5月工业增加值均为负增长,当期大部分产品产量下降,重点企业产销率降低。全省31家重点石化企业累计完成工业总产值同比下降3.9%;完成工业销售产值同比下降6.8%;产销率同比下降7.3个百分点。

辽宁省石化协会称,随着国内新增炼油产能不断释放,成品油市场出现供大于求的趋势,而辽宁地区的炼油产能规模大,市场容量有限,致使各炼厂成品油库存量不断增大。炼化行业成为全省石化业困难经营的典型代表。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辽宁省规模以上石化企业2131家,但其中能够为辽宁地方财政创造效益企业屈指可数。究其原因,尽管辽宁的炼油量达到全国1/4至1/3,但多数炼油厂产生的效益都与辽宁地方无关,如中石油、中石化的项目,而隶属辽宁省的炼油厂许多都面临亏损,附加值很低。

而辽宁的农产品则因产业链条过短同样发展受限。《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农产品加工业对辽宁经济发展的贡献可排在第二或第三,但因为标准化、规模化程度不够,使得农产品附加值不高。

“比如说辽宁的白酒比较多,但据前几年统计,卖出去的白酒还没有水值钱。”梁启东说,原来辽宁二锅头利润率可达60%~70%,现在下降到了30%。

综上所述,目前辽宁的支柱产业大多属于过剩产业,产能越扩大造成的压力就越大。经济发展仍是依赖传统产业,新兴产业比例过少。

梁启东指出,在目前国家投资趋缓的情况下,辽宁应该拉动本地民营投资,“但这一块目前土壤还不行,民营资本发育不强”。

来自辽宁省中小企业厅的数据显示,上半年全省民营经济累计实现增加值9413亿元,同比增长11%,低于去年同期增幅5个百分点;实现利润总额2398亿元,增长9.2%,低于去年同期增幅5.1个百分点。

从企业开工情况来看,6月底全省规模以上民营工业企业停产、半停产率为4.47%,比5月底下降2.03个百分点,但与去年同期相比上升了1.83个百分点。

一位不愿具名的辽宁省中小企业厅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民营经济中,小微企业的处境更加困难,融资难的问题10年了仍没有得到根本解决。“小微企业优惠政策都是毛毛雨,力度较小,关键问题是结构转型。”

姜昆(化名)是辽宁省沈阳市皇姑区一家小企业的负责人,他所在的公司早已停产多年。“现在没有办法,前几年公司被拆迁之后就一直没有缓过气来。”他告诉记者。

究其原因,企业大面积停产不仅是受大环境不佳影响,还与当地政府为淘汰落后产能而进行的结构性调整有关。

梁向东认为,如何激发民营企业的投资热情、创业热情,这是一个重要课题,“让东北三省每一寸土地都有铜板在跳动,让每一个头脑都有致富的畅想,这非常重要”。

中国企业研究院执行院长李锦表示,李克强总理提出“试点设立民营银行”的振兴新思路有针对性地剑指东北经济的短板所在,有望刺激和撬动东北老工业基地民营经济的发展,提高当地经济的市场化程度。同时,通过试点民营银行加快资金流动,也有利于创新东北地区的投融资模式,吸引更多社会资金共同参与到经济振兴中来。

辽宁省统计局表示,当前全省经济处于转型期,加之长期困扰全省经济的结构性矛盾仍未彻底解决,因此,“调结构”是确保全省经济平稳发展的关键之举。

“东北的经济发展有两个突出特点,一是东北地区产业结构调整的步伐落后于其他地区,历史包袱较重,市场化程度不高,金融业发展不够活跃;二是东北地区国有大中型企业较为集中,国有经济占比较高,民营经济发展相对缓慢,混合所有制经济有待加快推进。”李锦说。

根据国际惯例,地区三次产业结构最理想的比例为10:40:50。而辽宁省2013年前三季度三产比例为6.5:53.8:39.7,一产和三产比重过低,二产比重过高。此外,过去的计划经济体制,使得辽宁的经济发展呈现 “重重轻轻”的特征,即“重重工业、轻轻工业”。

梁启东指出,过去经济发展一是依靠工业拉动,主要是偏重型工业拉动,工业驱动强;二是投资驱动强,是典型的投资密集型经济,需求结构矛盾突出;三是依靠产能扩张。“过去经济增长主要还是靠生产要素的投入,真正靠创新技术投入的较少。”

他建议,辽宁应改变完全依赖工业、特别是重工业的发展之路,要以现代服务业为主导。产业结构方面,要调整轻、重工业结构,适当加大轻工业的比重;与此同时,服务业一定要跟进,特别是生产性服务业、现代型服务业要加快发展。

“辽宁是全国现代型服务业规划的试点省份之一,这是一个机会。”梁启东说,要明确服务业的市场,城市规划中要把生产性服务业从大工厂里面隔离出来,通过工业和服务业的互动实现工业发展,从工业大省变成工业强省,继而变成现代服务业强省。

而在于清华看来,解决结构性问题,还要从政府自身的改革做起,通过简政放权,激发市场活力,进而调动辽宁全省乃至整个东北亿万人民的积极性、创造性。

辽宁经济中另一个饱受诟病的问题就是央企改革。“辽宁在国人民印象中是国有经济大省,但实际上,辽宁的国有企业中央企居多,地方国有企业仅60余家,其中沈阳有20余家,营口、辽阳等地一家都没有。”梁启东说。

在此情况下,尽管央企进行了改革与调整,但目前仍存在“辽宁管不了央企”的问题。而解决这一问题,需要中央与地方联动改革,比如可以针对国有资本成立一个大型运营公司,专门管理辽宁或东北地区的国有资本。

面对辽宁,乃至整个东北三省经济增长全国垫底的尴尬,国家有关部门正在采取措施。辽宁省发改委一位官员透露,国务院将于近期下发“实施东北振兴的重大举措”与“中共中央国务院全面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若干意见”两份相关文件,其中“重大举措”将于一两年之内实施,而“若干意见”则是一个十年长期规划。两份文件对于中央企业与地方经济实现深度融合发展的具体政策和途径也作了规定。

另据媒体报道,由发改委主导的新一轮振兴东北经济政策方案起草完毕,已上报国务院,等待审议。近期,原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张国宝表示,“(现在)国务院也好,中央机关也好,面对东北经济下滑的压力正在研究采取措施。发改委以东北司为主起草了文件,就是《关于支持东北振兴若干重大举措》,这个文件已经报到了国务院。”

于清华:首先是体制机制创新取得了巨大进步。比如辽宁的国有体制改革与地方工业企业改革确实有了重大推进,中小企业产权制度改革基本都已经完成了,产业活力比原来更强了。

现在辽宁经济总体实力大幅增长,如2013年辽宁生产总值达2.7万亿元,是改革前的许多倍。以10年前的沈阳为例,当时的经济总量只是现在的零头。

今年上半年尽管经济增速放缓,但发展质量提高了,表现为: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长高于全国;物价指数上涨低于全国。

于清华:东北经济的下滑,主要是需求结构、产业结构的变化。东北是重大装备与原材料生产基地,产品主要用于国家固定资产投资领域。目前全国投资放缓,辽宁首当其冲受影响。并非辽宁和东北的产业竞争力不行,而是需求改变导致。

除结构因素外,产品本身不够高端也是制约辽宁经济发展的原因之一。经济大环境好的时候,企业都能挣钱,水平高的赚得多,水平低的也能赚。但是,一旦经济不景气,竞争力弱的企业就很困难。

于清华:首先就是要改革。一方面,政府要简政放权,要释放市场活力,调动民营企业的积极性;另一方面是国有企业的改革。

其次要做好产业结构调整,以创新引领。按国务院要求,产业链的中低端要跃向中高端,要抓住几个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大事:一是装备制造业的升级;二是原材料工业的产业升级。

此外,还要抓好“三区”的改造。“三区”指的是城区老工业区、独立工矿区和棚户区,因为城区老工业区的搬迁涉及城市二元结构,这是一个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城区老工业区是城市中心的一片工业地带,长期以来影响了城市的发展。我们谈发展新型城镇化,一方面要建新城镇,更重要的就是要进行老城改造。

同时,城区老工业区也限制着企业的发展。由于许多企业为“一五”、“二五”期间建设而成,有优秀的基础,目前却由于诸多因素而发展“憋屈”。如企业安全防护距离要求是2000米,但目前企业与百姓的安全防护距离已经是800米,所以相关部门不会让企业再进行扩张,这就限制了企业的发展。

而城区老工业区搬迁改造能够一举多得:既可以调整优化产业结构、刺激当前的投资,并且可以改善民生,对实现新型城镇化很有帮助。

独立工矿区是指,过去由于矿区离城区较远且非常偏僻。为了使矿区的工人能够生存、生活,在矿区周围建了很多学校、商店、幼儿园及商业娱乐设施,相当于形成一个独立的小社区。而现在很多矿已经接近枯竭了,因此独立工矿区需要搬离。

于清华:总体而言,要发展高端化的产业。在科技创新上,将来可能会有一条重大的政策,即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的政策要在东北部分地区进行推广。

目前中国的创新资源多集中在高校、中科院下属各机构、国有大企业等,这些单位的研发成果要进行转移、转化的话,按国有资产出资需要层层审批。比如,高校的科研成果转化,如果直属于教育部就要报教育部审批,如果转化收入超过一定比例,不仅要报教育部,可能还要报财政部等审批,这样层层审批就会影响科技成果转化的效率。

而自主创新示范区就能部分程度上解决上述问题。科技成果转化在800万元以内就不用报批,这样就提高了研发人员的积极性。

 

推荐新闻

  • 与企业平等协商
  • 女子提速上坡
  • 有助于降低物流成本
  • 此次调查力度很大
  • 银根并没有放松
  • 对于青少年近视的治疗
  • 栏目列表

  • 益智玩具
  • NEWS
  • 防晒
  • 智能小车
  • 友情链接
  • 成功案例